灼之花

我和我写的垃圾不敢死。

【太敦,日常向】中岛敦的日记(又名:拿什么拯救您我的太宰先生)

系列文

温馨治愈原著向(可能

在尽力贴合原著的基础上满足YY欲望

本章织太成分大大的有

食用愉快

 

Chapter 1

今天的风很喧嚣,好不容易顶着狂风撞进侦探社大门的时候,背靠着门长松口气,感觉自己像一下吃了十碗茶泡饭一样舒爽。

…然而这种感觉在看到踩在桌子上发癫狂笑的太宰先生后立刻化为乌有。

 

“太宰先生!您怎么了!快放开国木田先生的脖子啊!”

“……哈!”

总之,经过一番苦战后,总算让太宰先生安静了下来。

“啊...这家伙昨天通宵喝酒了吧,大清早过来撒酒疯,还一身酒臭,难闻死了。”

国木田先生很是嫌弃地甩了甩刚刚用来击晕太宰先生的右手,抱着他的手帐本坐回座位,然后头也不回地扔给我一句话。

“交给你了,小子,让这碍事的家伙在五分钟内从我眼前消失。”

...诶?五分钟?消失?我登时愣在原地,一旁的与谢野医生好心地转过椅背,说要我安顿好太宰先生再回来工作。

 

“要我照顾也可以哦,特殊治疗套餐,保证在五分钟内让他恢复。^^”附赠一个蒙娜晶子的微笑。

“……不,不用了,我来就可以。”我头顶冷汗的拒绝了这个可怕的提议。

半扶半抬着,一路晃晃悠悠踉踉跄跄地撞进了我的房间。没办法,太宰先生的口袋里没有钥匙,说不准是在河里漂流的时候弄丢了,就只好先到我这里来。

把人安顿好以后,我出去买了醒酒药和一些小吃。太宰先生还在床上昏睡着,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叫他起来喝了药再好好休息。

太宰先...蹲在他身边,一句呼唤他的话在看到他皱着眉头隐忍痛苦的样子后不得不又咽了回去。一瞬间的手足无措过后,我抬手轻轻抚平他皱起的好看眉头。

“织田...”

他突然低语出声,我没有听清,连忙伏低身子凑近他的嘴边,他却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

在做噩梦吗,还是尽快叫醒他吧。于是我推推他的肩膀,连声唤他的名字。

他总算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我看到他的眼中有莹亮的水光在闪,只须臾间的功夫便不见了,我疑心是自己看错,他却不给我证实的机会。

“喔...敦君。”

他没有起身,只是直直地盯着我,正当我疑惑着,他突然弯起眼睛,薄薄的漂亮嘴唇一张一合间,轻轻松松地吐露出一句让我羞愧不已的话。

“离我这么近,是想偷亲我吗?要不要我再闭上眼睛假装没看到?”

……太宰先生!

我像弹簧一样立刻蹦离他一米开外,他大笑着坐起身,一边说着什么“敦君真有意思啊哎呀头好疼”之类的话,一边毫不客气的拿起放在一边的小吃自顾自吃了起来。

看他吃的高兴,我也就暂时忘记了几秒钟前这个人戏弄我的事情。稍走近些盘腿坐在他对面,细细地观察他吃东西的样子。毫不讲究的吃法,看起来很是随意,他弯着眉宇吃着我挑选出的美味的食物,应该是愉悦的表情,可我总能看出点那之后隐约的不以为意和漫不经心。

我想的有点出神,不自觉地盯着太宰先生看了很久,他倒是很坦然,也一直没有出声提醒我,只是渐渐地抹去了残留在那俊雅面孔上的最后一点笑意。

“今天,”他咽下口中的最后一口点心,毫无征兆地开口,声音很平静,“是我一位朋友的忌日。”

我被这不高不低的一声惊回魂,消化了一下话中含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好像也没有听我回复的意思,又自己说了下去。

“所以我想吃蟹肉罐头和咖喱,还想喝酒。”

这两句话看起来没有任何逻辑关系,还有点好笑,可我一点也笑不出来,因为太宰先生此时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安静,安静的有点可怕。我张了张嘴,憋了半天也只字未吐。太宰先生没看向我,也没什么反应,而我则越想越懊恼。我可以理解痛苦,那种感觉……和“那个人”离开自己的时候,应该是差不多的吧。

“噗呵……敦君,失去挚友的是我,可你为什么要露出这么难过的表情?”

太宰先生看向我,觉得十分惊奇似的发出一声短促的笑音。我暗自握紧拳头,认真地看他回去。

“太宰先生,您在那个人死去的时候告诉我,父亲死去的时候,一般人都是要哭的。那么挚友死去的话,也是一样的吧。”

他好似没料到我会说这样的话,神情有一瞬的怔忪。我站起身走到他的身后,和他背对背坐了下来。犹疑了一下,抬手摸索着覆上那人撑在身侧的手的手背。他没有挣扎,默认了我这个举动。于是我放下心来,一点点握紧他微凉的手。阳光从我的身侧成片洒落,我看见太宰先生的影子对着太阳仰起头来。

我想,他一定和那时的我一样,面对着灿烂的阳光,流下泪水吧。

想到这里,我不禁握的更紧了些,而他则在片刻之后,一点点地握了回来,很久都没有松开。